安理会关注这个地方 印巴纠葛扯进中国到底怪谁?

热点专题 浏览(1919)

Connection timed out after milliseconds

50年后,安理会开始关注这个地方。谁应该为印巴在中国的纠葛负责?

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间的紧张局势再次升级。50多年后,联合国安理会16日举行闭门会议,再次讨论克什米尔问题。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张军表示,安理会对克什米尔当前局势表示严重关切,希望有关各方保持克制,不要采取进一步加剧局势的单边行动,并呼吁双方通过对话妥善解决问题。

张军说克什米尔问题是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间的历史遗留问题,是国际公认的争议地区。克什米尔问题应根据《联合国宪章》、安全理事会相关决议和双边协定,通过和平手段妥善解决。这是国际社会的共识。他还说,印度的举动挑战了中国的主权,违反了双方关于维护两国边境地区和平与安宁的协议。印度的举动不会对中国产生任何影响,也不会改变中国对相关领土行使主权的事实以及有效管辖权的现状。

对中国人民来说,当提到克什米尔问题时,就像当提到耶路撒冷问题时一样清楚,谁是两个矛盾的政党,即印度和巴基斯坦。至于中国的地位和作用,似乎没有概念。然而,在这个问题上采取主动的印度一直非常重视我们。

克什米尔地区交火3名巴士兵身亡 巴基斯坦示威者怒烧印度国旗

克什米尔战斗杀死三名巴基斯坦士兵巴基斯坦示威者愤怒地焚烧印度国旗

8月5日,印度莫迪政府采取了一个危险的步骤,废除了370条宪法条款,废除了印度控制的查谟-克什米尔邦的自治地位,并将其分为两个二级行政单位“联邦管辖区”,以促进“行政内部化”。这一“吞并措施”不仅引起了当地的抗议,而且巴基斯坦也做出了强烈的反应,如中断贸易和降低外交水平。然而,印度没有认真对待巴基斯坦的反应。相反,它首先寻求与中国的外交沟通。8月11日至13日,印度外交部长苏杰生紧急飞往北京,会见中国高级官员,解释印度的决定。你知道,在莫迪政府的新决定中,新生的“拉达克联邦区”实际上已经建立了一个“地图边界”,包括中国阿克赛钦的部分地区。这是一件严肃的事情。

为什么苏杰生会出生?

根据来自中国和印度的官方消息,苏杰生在北京会见了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和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就宪法修正案进行解释和交流。在与王毅的会谈中,苏杰生表示,印方的宪法修正案不会产生新的主权主张,不会改变印巴停火线,也不会改变印中边境的实际控制线。他还重申,印度愿意继续通过与中国磋商妥善解决两国边界问题,并将遵守两国就维护边境地区和平达成的共识。简而言之,印度不准备“全面开火”巴基斯坦和“向中国开火”。毕竟,印度已经尝到了两年前在东朗事件中践踏中国主权底线的严重后果。

印度外交部长苏杰生

既然印度不想冒犯中国,为什么印度要在拉达克采取措施刺激中国?回顾过去,莫迪在克什米尔的“大行动”预示着9年前。2010年,处于低谷的印度人民党(BJP)宣布与查谟和克什米尔拉达克阵线合并,条件是“查谟和克什米尔拉达克地区”(包括莱城和卡吉尔)成为印度的联邦领土。

历史和现实的纠结

印度一直在关注关于克什米尔问题的奇怪言论。在其媒体中,除了“印控克什米尔”和“巴控克什米尔”等恰当的术语之外,所谓的“中央克什米尔”不时被杜撰出来,针对的是阿克赛钦地区,该地区实际上由中国控制,位于中印边界的西部。

最初,在1865年,英国印第安人管理局调查局的一位名叫约翰逊的公务员提出了一条“约翰逊线”,将传统上属于中国的广大地区,如喀喇昆仑和昆仑山之间的阿克赛钦,转移到

当然,印度也知道它不能打破中国在克什米尔问题上的底线。这一次,印度“分裂”了克什米尔,并将拉达克升级为联邦领土。事实上,它为将来独立建国奠定了基础。所谓的“阿克赛钦问题”是一种掩饰。虽然拉达克占了印度控制的克什米尔地区的近一半,但其人口只有26万,不到该州总人口的5%。印度试图废除包括拉达克在内的克什米尔自治,但并没有把重点放在人口稀少、生活环境恶劣的拉达克,而是放在人口稠密、资源丰富的斯利那加盆地,那里的穆斯林占总人口的75%以上。由于自治条款的限制,外国人很难移民,这使得查谟-克什米尔成为印度政府的“心脏病”。

2019年8月5日,印度克什米尔,印度准军事警察在宵禁中巡逻。

印度政府认为克什米尔的暴力冲突与当地人民亲巴基斯坦的情绪密切相关。因此,印度取消《宪法》第370条的主要目的是取消对外国印度人(特别是印度教徒和锡克教徒)在克什米尔定居、就业、购买土地、任职、鼓励、支持和保护外国人口流入以及改变这里的人口结构的限制。

巴基斯坦对此自然反应强烈。如果印度控制的克什米尔的土着人民逐渐失去他们的统治地位,这将不可避免地影响巴基斯坦对该地区的主权要求。尽管印度并不担心与巴基斯坦的战争,但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间接连不断的战争告诉印度,巴基斯坦并不可怕,但中国与巴基斯坦有着“全天候的友谊”。拉达克已经成为印度影响中国的“名片”。

深化中印合作的必要性

香港《亚洲时报》印度专栏作家戈拉布沙姆谢尔指出,虽然存在边界领土问题,但中印有更多的共同利益和问题需要解决。任意操纵甚至扩大领土问题是完全不明智的。

沙姆谢尔指出,印度从2017年东朗边境冲突中吸取了教训,并开始采取认真措施加强两国之间的合作。两国思考了如何在互利的方向上促进双边关系。如果他们能建立互信并开始合作,双方都会受益。尤其是印度,其战略是在各种国际关系中保持微妙的平衡:尽管俄罗斯是一个长期可靠的盟友,但它与俄罗斯的关系不如冷战时期。印度希望加强与中国的经济合作,也希望与美国和东南亚国家接触,以保持其在印度洋-太平洋的地位。在实现这一战略时,打“领土牌”是最具成本效益的。

事实上,虽然中印之间存在边界领土问题,但两国之间不乏更广泛的共同利益。作为两大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它们在促进发展、提高国际地位和改善国际秩序方面有许多共同利益。两国人口众多,这意味着两国在人均发展水平方面面临许多共同问题,如地区发展差异、贫富差距、中等收入陷阱等。

就中印两国的共同利益而言,毫无疑问,需要从战略和长远的角度来审视,这就要求两国不要被当前的小矛盾所分散,而是要从大局和长远的角度出发,抓住双边关系发展的主线。正如两年前在东朗对峙期间一样,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明确表示,“中国强烈敦促印度不要将派遣军事人员越过指定边界作为实现某些目标的政策工具”。这也是希望两国能从大局出发,妥善解决问题,并希望印度能照顾好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