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产要科学,猪瘟疫苗到底要不要?

国内新闻 浏览(1504)

原标题:繁殖应该科学,你需要猪瘟疫苗吗?

在辽宁,无论是猪群的环比还是同比比较,还是母猪群的环比比较,这两个关键指标的反弹,以及地方政府的一些措施和做法,都是值得肯定的。

据了解,辽宁在发现我国非洲猪瘟疫情后,探索了一种适合当地实际的新的康复模式,以预防非洲猪瘟。如支持大伟佳集团开展中小农户康复技术研究,支持大北农北镇公司在专家指导下开展大型养猪场康复技术研究。

此外,今年5月6日,辽宁还率先召开了首届国内康复高峰论坛,并举办了预防非康复培训班。

辽宁省农业和农村厅畜牧业发展司司长刘怀业说:“从康复的角度来说,从技术上来说,繁殖率不是很高,需要提高。虽然没有成功的经验,但有成功的案例。”

专家:恢复生产时要小心。

向洋公司北区总裁孙文凭说养猪的巨额利润将会激发扩大和恢复生产的积极性和主动性。然而,对预防和控制的要求也增加了,无论是消毒、药物还是结构性“防非”设施的投入,成本自然会增加到更大的程度。标准化的母猪场需要配备隔离中心、净化中心、车辆烘烤室、材料隔离仓库、总部中央厨房等。这是一笔巨大的投资,拥有100万元的资本。然而,最近猪的高价可以忽略不计。只要库存的猪是安全的,就不需要考虑预防和控制的费用。

辽宁贾伟养猪场总经理兼大伟佳养殖部兽医总监赵宝凯说,大伟佳集团已经对几个育肥场进行了改造,大部分都是成功的。相对来说,育肥农场更容易做,但播种农场更难,尤其是一些老式农场。

他说:“再培养成功最重要的是技术,它也愿意投资生物安全改造。受污染的农场应进行全面和无害的处理、清洁和消毒,然后进行大规模测试,以确保整个农场的病原体被消除。二是大规模的生物安全改造,需要一个从中间向外转移生猪的平台,人员和物资的消毒,建立大规模的生物安全管理体系。否则,如果我们不具备这些条件,一味地追求康复,失败的可能性非常高。”

赵宝凯说:“从内心来说,无论是企业还是养猪户,恢复生产的热情都是足够的。毕竟,利润是有空间的,没有哪个国家鼓励它。任何有空栏的人都想填满它。目前,关键是可行性问题,这一点没有得到很好的保证,特别是在旧的养猪场,这些养猪场有木制结构,地面没有完全硬化。这种养猪场实际上很难繁殖。目前,如果我们盲目地大力鼓励恢复劳动力,最终的结果可能是许多人将回到贫困,浪费金钱和资源。”

他说,在北方,要等到今年冬天,而在南方,要等到雨季才能看到养猪场是否有条件恢复生产。而且,要想成功复工,我们必须清楚地理解这个概念。无论是育肥场还是母猪场,只有母猪产下小猪,小猪在一年左右的时间内产下小猪,并赚到投入的钱,劳动的恢复才算成功。根据一些专家的说法,如果疾病在一两个月内没有发生,复工将会成功。未能实现“卖猪挣钱”的目标不能算作成功。“非洲猪瘟疫苗之战”农业和农村事务部畜牧兽医局局长杨真海在最近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说:“要有一个清晰的认识,就不能只看一个国家的情况

相应地,自今年年初以来,疫情爆发速度有所放缓,未来“预计在后期仍会以点的形式出现”这背后有两个原因。最重要的是,整个行业对非洲猪瘟有了更深入的了解。通过行业会议、着名专家讲座和大型养殖企业的推广,生物安全防控措施更加有效,使越来越多的猪场能够有效防控非洲猪瘟。例如,将猪转移到农场和防止猪车进入养猪场等措施将使非洲猪瘟很难再次流行。

自从非洲猪瘟爆发以来,疫苗行业也出现了争论。一方面,网络上有消息称,“各种非洲猪瘟试点疫苗、国产疫苗和进口疫苗”已在该国一些地区的农场(家庭)投入使用,引起了农业和农村部门乃至整个行业的关注。另一方面,西班牙爆发的非洲猪瘟最初也希望开发出一种有效的疫苗。然而,在《非洲猪瘟根除计划》颁布后,控制非洲猪瘟的战略有了重大改进,最终成功根除了非洲猪瘟。

关于网上疫苗的传言11月18日,农业和农村事务部办公厅发布通知称,到目前为止,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上还没有一个国家批准上市销售非洲猪瘟商业疫苗。根据《兽药管理条例》的规定,市场上所谓的“非洲猪瘟试点疫苗、国产疫苗和进口疫苗”都是非法疫苗,应作为假兽药处理。

该通知要求对非法生产、销售和使用非洲猪瘟疫苗进行全面调查。重点检查养殖企业是否存在非法使用非洲猪瘟疫苗等行为,是否存在委托兽医疫苗生产企业、高等院校、科研机构和社会服务机构为其非法生产非洲猪瘟疫苗的行为。

考虑到西班牙成功的根除经验,疫苗是否仍应被中国视为最终解决方案?“寻求轻松咨询”的首席顾问、中加荣达投资公司董事长

王中说,西班牙和其他西方国家的国情不同。它们占地面积小,养殖体积小,硬件水平高,生物安全意识强,净化更彻底,成本可接受。然而,中国的情况不同。选择纯化方法错过了最好的机会,这只能通过疫苗来解决。此外,西方小国失去的净化供应可以通过进口来弥补。中国的需求巨大,无法满足,只能妥协。

"如果一种安全有效的疫苗被推迟,生产能力的恢复只能通过有资本和能力的企业的合并或弱者的整合来实现。最后,寡头企业将会出现,这不利于中国养猪业的结构性博弈。”他说。

赵宝凯说在西班牙的前十年,整个国家都很混乱。十年后,养猪场升级到一定水平,感染非洲猪瘟的养猪场越来越少,选择净化是可行的。不可否认的是,目前最好的解决办法是尽快开发出一种有效的疫苗,并且没有太多的副作用。如果疫苗在3到5年内研制成功,这是最理想的状态。

“我非常反对目前市场上的一些假疫苗,但是技术进步可以解决很多问题。30多年前,西班牙无法生产出一种好的疫苗,这并不意味着21世纪的中国也做不到。我们不能否认这条疫苗之路,但我们应该坚持下去,加强研发。当然,疫苗只有在经过验证和评估有效后才能使用。”赵宝凯告诉记者。

然而,对于是否依赖疫苗,业内也有不同的意见。

"我有信心和能力去预防和控制它。为什么要用它?”孙文凭认为,向洋公司可以通过建立猪场模型和铁桶猪场模型来有效地预防和控制生物安全。此外,疫苗的使用不仅会增加成本

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猪传染性疾病实验室主任、猪病毒性传染病创新团队首席科学家邱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我国主要的基因缺失疫苗研发对一些单基因缺失疫苗没有保护作用,甚至没有毒性,而对双基因缺失疫苗则寄予厚望。因为从目前的结果来看,双基因缺失疫苗对断奶仔猪是相对安全的,但对母猪、公猪和亚健康猪来说,它还有待试验,保护期不会太长,也不排除毒性强度回升的风险。如果疫苗不够安全,贸然使用是非常危险的。

此内容由第一财经原创,版权属于第一财经。未经第一财经的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重印、摘录、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调查侵权人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局:021-或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