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最年轻系主任,中国遗传学之父,出走美国,最后结局如何

国内新闻 浏览(1487)

"科学没有国界,但是学者有自己的国家."巴斯德(法国)

当普鲁士铁血首相俾斯麦在1870年发表“埃姆斯密电”和“”这样一个挑衅性的宣言时,欧洲大陆上的两个宿敌法国和普鲁士(德国)再次爆发战争。普法战争爆发后,由拿破仑三世领导的法国军队被击败,大片领土丢失。微生物学家和化学家巴斯德在退还波恩大学授予的荣誉学位证书后说了以上的话。爱国主义和报效祖国也成为无数科学家毕生奋斗的标准。

新中国成立时,钱学森正是带着这样的童心放弃了美国的高薪,毅然回国投身于火箭工业。钱三强也放弃了在法国的小事业,回到了祖国。叶也是!

但与这些人不同,中国遗传学之父李景均选择先来后走。1941年,当日本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对中国造成巨大破坏时,他和他的妻子回到了自己的国家。但是10年后,在经历了许多挫折后,他选择了离开美国。他是怎么结束的?

1912年,李景均出生在天津一个富裕的商人家庭。在他的成长过程中,他也显得平静。经过努力,他于24岁从南京金陵大学毕业。然后他去康奈尔大学的农业学院学习植物育种和遗传学,这让他很感兴趣。正是在他的研究中,他的研究方向群体遗传学被确定了。并认识了他的终身伴侣克拉拉(美籍华人)。1940年,他完成了他的博士研究,自然等待他的可能是美国的高薪和稳定的就业环境。

在祖国的这个时候,日本人正在一步步地撕裂这个饱受战争蹂躏的国家。和妻子结婚后,他们毅然登上了开往上海的船。

但是这艘本来可以在三周内到达上海的船,在航行了51天之后,不得不避开日本潜艇,并且在最终到达香港九龙之前经历了许多困难。但是在他们到达的那天,日本人袭击了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了。

香港也遭到日本人的袭击。李景均和他的妻子克拉拉被迫呆了将近两个月,因为只有旅行支票没有当地货币,他们不得不忍受极度的饥饿。幸运的是,当时他在康奈尔大学学习的朋友给了他500港币和大米,这还不够。但即便如此,他并没有熄灭自己的爱国热情。在熟悉了地下组织之后,他穿越山川来到了桂林。

即使战争正在激烈进行,他的儿子刚刚出生,他也没有停止他的教学和研究工作。他先后在广西大学农学院和金陵大学任教,战时出生的儿子在重庆探亲访友时患痢疾。他最后无助地看着自己死在自己的怀里。

这种痛苦,失去儿子的痛苦,并没有动摇他对祖国的信心,而是坚定了他为祖国服务的决心。抗日战争胜利后,他被邀请到北京大学农学院任教。他努力教学,很快成为北京大学最年轻的院长。此外,他从未停止过对学术知识的探索。1948年,《群体遗传学导论》诞生了。这本书也确立了他在群体遗传学中的地位,使他闻名于世,成为中国遗传学之父。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华北大学的农业学院合并成北京农业大学,他在那里作为遗传学专家授课。

不幸的是,中国的遗传学领域正在经历一场灾难。在当时的遗传学领域,传统的孟德尔遗传学受到了冲击,导致这种局面的是“李森科-米其林理论”在中国和苏联的绝对地位的确立。

李森科是乌克兰的农学家,米却林是苏联的农学家。他们相信所有的物种都会在基因中留下印记,并在上一代繁殖后永远传承下去。这场学术辩论原本有利于科学的发展。正是所谓的“没有歧视就不清楚”。然而,当学术与某些因素结合时,他们创造的是

坚持传统的孟德尔理论,坚持后天获得的能力几乎无法继承的李景均,自然成为攻击的目标。随后,李景均的《遗传学》、《生物统计》和《田间设计》在乐天宇的坚持下被迫停课。至于李景均,他得到的是“资产阶级”、“理想主义”和“伪科学”的评论。

面对乐天宇的咄咄逼人,他不得不辞去教师职务,选择失业。作为一名科学家,他实际上有“抵抗力”。尽管"道不同",但他仍决定以事实为依据,以科学理论为依据,在翻译李森科《遗传及其变异》的基础上,做出合理的反驳。

尽管一开始乐天宇等人怀疑他翻译《遗传及其变异》或歪曲李森科的理论是别有用心的,但当这本书出版时,正如他自己对书的评论,“这本书是一部理论着作,我们必须仔细研究和理解它,才能理解其理论的真正含义。”

这是科学家和诚实科学家的坚持。然而,即使如此,当流言肆意攻击和辱骂他时,在科学真理和违背他的意志之间,他最终失去了信心,做出了决定,选择离开他的家乡。

在这种愤怒中,他要求离开学校几个月,并暗示不需要薪水。之后,他们经过上海、广州,最后到达香港。

与此刻相比,他的心一定很痛苦,但他为之奋斗的结果是这样的。香港的情况和他第一次来香港时一样。没有护照,他也无法获得签证。幸运的是,他的好朋友穆勒,也是一位着名的遗传学家,在他无助的时候,选择帮助他获得护照,同时建立学术地位。1951年5月,李景均一家来到美国。

他带着什么?众所周知。然而,没有回头路。尽管在得知李景均离职后,领导人一再批准撤销农业大学的领导职务,但这并没有帮助李景均。

在美国的几十年里,他在匹兹堡大学工作。在遗传学、统计学和医学领域,经过几十年的科学研究,他们取得了举世闻名的成就,甚至获得了美国人类遗传学学会颁发的杰出教育奖。2003年,他去世,享年92岁。虽然他离开美国后再也没有回到祖国,但在与国内朋友的通信中,他感到想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