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大学博士生讲师团:用最真实体验讲出最生动中国故事

国内新闻 浏览(647)

这是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2019年博士生王鹏翔的个人经历。七年前,为了完成他的本科论文,他和湖北农村的农民一起生活和吃饭了一个多月。六年前,他去贵州省的贫困地区教书,成为一名农村教师。之后,王鹏翔加入了学校的博士讲师团队。基于对中国农村的调查,他深刻地认识到国家为“消除贫困”所做的非凡努力。

今年毕业后,王鹏翔做了一个选择:成为广西的选调生,在基层实践当代年轻人的第一颗心。

几天前,包括王鹏翔在内的复旦大学博士生导师结束了在北京的讲座,回到了上海。他们正在移动,并将再次开始他们的夏季旅行。昨天下午,他们在复旦大学上了这学期的“最后一课”。

复旦大学博士讲座团队成立17年,已为9万多人举办了2000多次讲座。目前,已有117名博士生导师通过基层实践和研究,将真实经验转化为生动的理论讲座案例。然而,他们在演讲中也获得了理论上的信心,从而更认真地参与基层活动。讲师小组的成员也从观察员变成讲师,然后变成参与者。

"年轻人需要找到他们的第一颗心才能不忘记你的首创精神"

"年轻人需要找到他们的第一颗心才能不忘记你的首创精神"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博士讲师团队成员、2018级博士生李强通过基层实践发现了自己的第一颗心脏。

“健康与生活息息相关”是每个医科学生入学的承诺。李强在2008年入学时也发过誓,但这句话在他入学八年后就深深扎根于他的心中。

2016年的一天,他在病房值夜班。一名患白血病的13岁女孩被怀疑脑出血,不得不去急诊室检查。那时正在下大雨。他借了一把伞让小女孩避雨。他在暴风雨中把小女孩都淋湿了。第二天,小女孩给了他一张照片,并对他说:“当医生治好我的病时,我将学习艺术,为你画一张更好的照片。”当李强接过这幅画的那一刻,他就感觉到了“生命依赖于什么”。然而,小女孩没有等到高考那天,照片就放在了李强的桌子上。李强说,在医院里,他整晚都被救了很多次。当他上完夜班筋疲力尽时,他有停止当医生的冲动。但是当我坐在办公桌前看到这张照片时,我想起了小女孩死前说的话。第二天,他将再次起床,像往常一样去医院,面对身体状况最好的病人。

在他身边,一些普通人的非凡,也让他一开始就坚定地学习医学。有一次,李强参与了一名高度传染性疾病患者的诊断和治疗。在进入隔离病房之前,他按照医院的安排通知了父母。病人康复后,他的母亲问:“医院里有这么多医生,你为什么要去?”李强接着给他妈妈讲了一个关于14年全球埃博拉疫情的故事。复旦大学附属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党委书记卢洪洲作为中国非洲援助小组的成员,前往受影响最严重的国家塞拉利昂。出发前,国家为每个队员购买了个人保险。登机前,卢洪洲给他妻子打了电话。妻子说她绣了“博士?卢”。万一发生事故,你可以认出他并带他回中国。回国后,卢洪洲告诉学生们:“战争开始了,士兵们应该保卫自己的国家。当疫情爆发时,医生将为祖国筑起屏障。这是传染病医生的第一颗心和使命!”

行走时要了解中国的经验,传道时要坚守自己的第一颗心。

复旦大学博士讲师群体中,100多名博士讲师是年轻学者,知识与实践的统一是当代学者进行学术研究的根本要求。正如哲学学院博士生导师田博一所说:“是的

加入博士讲师团队后,王鹏翔第一次去四川雅安传道《驻村第一书记与国家脱贫攻坚》。当时,他讲述了当他在东北临时工作时,村里的第一书记冷菊珍的故事。冷菊珍本来可以在城里过上舒适的生活,但是她去了贫困的小南河村参加扶贫斗争。面对肩上沉重的负担,她经常在晚上独自偷偷哭泣。然而,白天,她对村民微笑。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她带领村民们进入农家乐,建立了一个影视基地,村民们变得富有起来。

“在中国行走的经历让我意识到,我们有责任与更多的人分享中国村干部感人的故事。”王鹏翔说。

从观察者和研究者到改变贫困村庄的参与者

年轻的博士讲师将他们的基层实践转化为理论讲座。讲师团队的许多成员已经从最初中国农村的观察员和研究人员变成了致力于改变贫困村庄的参与者。

加入博士讲师团队一年,李强开设了五门科普课程。从《慢性肝病知多少》到《院前急救之心肺复苏》,他平均每两个月开设一门新的医学科普课程,每一到两周做一次科普讲座。尤其令李强震惊的是,他所在的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的潘接君教授,除了忙于临床和科学研究之外,还写了3100篇科普文章。在教学过程中,潘接君对学生们说:“不是每个医生都能做对医学领域有重大意义的科学研究,但是每个医生都能做对普通人有重大意义的科普工作。”事实上,正是因为这句话,李强才加入博士讲师团队,开始服务和传道。

“博士讲师团队三年的传教经历增强了我对扎根于语文学习的信念。“王鹏翔根据他在演讲中的所见所闻、所想和所想写了一篇关于中国农村治理的博士论文。当论文顺利通过时,他兴奋地在附言中写道:谢谢你脚下的热土,它让论文中的每一个字都写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