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农地流转的深度拷问

国内新闻 浏览(1810)

十八届三中全会后,农地流转问题被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全国各地都相继采取了行动。它的势头、受欢迎程度和势头足以压倒其他农村工作。据估计,到2014年底,全国耕地流转面积将接近或超过4亿亩,约占全国承包耕地面积的30%。就中国的承包耕地规模而言,这是一个相当大的比例。一批占地数千亩、万亩以上、万亩以上的大型农户、农场等经营实体已经形成。就中国人均耕地而言,这也是规模“惊人”的集中。2014年11月,中国办和国家办《关于引导农村土地经营权有序流转发展农业适度规模经营的意见》推出后,无疑将在土地流转中发挥规范作用,依靠行政手段促进土地流转的势头将相应减弱。然而,根据过去的经验和中国土地问题的复杂性,其作用怎么估计也不过分。中国农地流转暗流深深质疑作者的良知,并借此机会讨论相关问题。

1。什么是土地及其所有者?

什么是土地?

土地是世界上所有物质的载体,是人类和地球上其他生物生存、活动和发展的基础。一个国家的土地是其公民生存、生活、创造和发展的基础。土地作为国家活动的基础,不仅是一切物质和精神财富的孕育和载体,也是不可替代的财富。一个国家领土内的土地是由该国人民世世代代开发、殖民、占领、继承和发展的。因此,土地是公民的家园,公民是土地的所有者。失去家园的国民失去了生存的基础和最终结果。没有国民的土地是无主土地。土地的最终所有权只能是国家的。

什么是农田?

农地是农村社区农民生存和发展的基础,他们经过几代人的开垦、占有、管理、发展和继承,生活在一定范围内。全国的土地是每个村庄社区农业用地的总和。农民,只有农民是村里社区土地的所有者。失去土地的农民不会成为农民,而是没有前进和后退的根基的人。

由于土地是人类生存和发展不可替代的载体和基础,是所有财富中最基本的财富,农业用地是农民生存和发展的基础,是前进和后退的基础,是物质和精神家园的根本,因此,任何有关土地和农业用地的政策、法律和改革措施都关系到国家的基础和人民的根本,都需要极其谨慎,脚踏实地。

2。什么是农地流转,为什么要流转?

什么是农地流转?

一般来说,农地流转包括农地的出售、出租、入股、抵押、担保和征用。但是,在中国的条件下,不属于农民的农地不允许合法出售,承包经营权可以转让。农地抵押担保一般也指承包权或经营权的抵押担保。尽管近年来在国家政策层面上允许这样做,但由于支持措施的滞后以及集体所有权和农民合同权利的不确定性和模糊性,操作起来要困难得多。这样,中国条件下的农地流转是可行的,更容易操作的是转包、租赁、入股和征用。农地征用是农地流转的一种特殊形式,不属于正常流转的范围。转包农田实际上相当于社区成员之间的租赁。因此,现实中的正常流通主要是租购股票。

为什么要转移农田?

从大背景看,农地流转是在农村劳动力和农村人口的非农转移下出现的。这种转移始于20世纪80年代中期。进入21世纪后,转移的速度、广度和深度都在加快

如果是这样,就不可能理解全国粮食生产“连续11次增长”的好结果。在中国每户7.5亩耕地的格局下,在农业机械化作业集约化、劳动节约越来越多的情况下,中国的农业用地不是没有人类,而是根本不够。即使只剩下“3860”农民,在现代种子、农业机械、化肥、农药及其农业技术普及的条件下,如果认真对待,可怜的几亩服务员也能“开花”。此外,农村不仅仅存“3860”农民。此外,相当多外出工作的年轻人在忙碌时不得不回家种田。

你可以说,谁来耕种这块土地的问题实际上是一个错误的命题,这个问题近年来很受一些人的欢迎。

有一个非常主流的说法:农地流转是为了增加农民的收入。

这也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点。我可以问一下哪些农民的收入可以提高吗?是增加出让土地农民的收入,还是转移出让土地农民的收入?因为这完全不同。

如果要增加出让土地农民的收入,需要具体计算为“比较账户”。也就是说,农民出让土地前的年收入和支出是多少,出让土地后的年收入和支出是多少,需要连续几年计算。然而,作者没有看到令人信服的比较会计方法。目前,流行的说法是,出让土地的农民每年都有地租或土地份额的收入,此外,他们还可以有工作收入,好像这两种收入相加自然增加。然而,问题是农民在转让土地之前仍然有农业收入,他们也将有工作收入,这也是两种收入。为什么说出让土地后的收入一定会比出让土地前的收入增加?从支出的角度来看,迁出土地的农民必须承担购买农业材料和使用水电的费用。土地出让后,这些成本得以节省,但购买食品和其他农产品的支出却增加了。很难直接确定哪种支出更多。

如果要增加转移到土地上的农民的收入,理论上是合理的。这是因为土地流转到一定规模后,生产力会相应提高,经营会趋于经济,成本会降低,单位边际效益会增加,总收入会增加。然而,这只是理论上的,实际情况要复杂得多。实现集约化生产的目标,取决于多种因素,哪种规模更经济合理。也有可能转让的土地越多,损失越大。还有气候因素的影响。尽管转移到一定规模土地上的农民的收入会普遍增加,但这与其他农民,包括那些转移土地的农民有什么关系呢?

还有一句谚语说得好:在非农转移日益增加和深化的背景下,越来越多的农民对土地的依赖越来越少。对他们来说,农业已经成为副业,甚至是负担。自然,它需要被转移,甚至迫切需要。这种说法看似合理,但本质上是代表农民来判断的。

的确,随着非农转移的深入,许多农民减少了对土地的依赖。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农民不再重视承包土地。农业可能已经成为一些农民的负担,但是拥有承包土地不可能成为所有农民的负担。因为首先,即使获得了相对稳定的转移条件,每个理性的农民都必须考虑撤退的问题。此外,大多数“转移农民”还没有获得相对稳定的条件。第二,承包土地在农民眼里是自己的不动产。有些农民没有土地也能生活,但他们不能忽视自己的房地产。第三,农业是否是一种负担,承包土地是否应该转让,没有转让的迫切需要,应该采取什么形式的转让。最终

第二种力量是具有一定权力资源和管理头脑的村干部。如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等。这些人既是农民又是干部。他们有一定的权力和网络资源。此外,他们有商业头脑,通过运用自己的力量和能力积累了一定的经济实力。他们对国家政策的方向和地方政府的行为偏好有很好的理解和便利。这些人渴望通过土地转让控制更多的资源,获得更多的政策红利,并进一步提高他们的经济和社会地位。他们很有动力转让土地,并有权直接促进这种转让。这是几种力量中最实际、最引人注目的。但显然,它们也不能代表大多数农民的愿望和利益。

小曲美食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