饲料预混料试水电商模式,寻求转型新出路

国内新闻 浏览(1219)

经过近五年的快速增长,饲料生产近年来进入了调整期。饲料工业进入了依靠创新寻找新增长点、转型升级的新的正常发展时期。据分析,预混料电子商务销售可能是一种新的出路,但未来前景如何还有待观察。

一、政策与市场“两只手”推动饲料工业转型

2014年7月1日,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和国家标准委员会新修订的《饲料标签》正式实施。新版本《饲料标签》在旧版本的基础上进一步丰富和改进。主要技术内容相差多达15项,修订了标签的适用范围、基本内容和要求。

2014年前11个月,国内猪粮平均价格比为5.,猪粮价格比迅速下降,损失严重,持续时间长,为三年来最低。受H7N9及其后代鸡群的影响,肉鸡苗和鸡肉产品价格大幅下降,肉鸡屠宰前10个月同比下降18.3%。

影响分析:新版《饲料标签》的实施将对市场产生三个积极影响:一是促进市场集中度的提高。新的饲料标签国家标准增加了对小型饲料企业的测试。大型饲料企业的市场容量预计将扩大,行业集中度将进一步提高。到许可证更新期结束时,获得浓缩饲料和配合饲料许可证的国内企业数量已从近9000家减少到不到6000家。二是更加严格地控制原材料和产品的质量。新国家标准增加了饲料、饲料原料和饲料添加剂等术语的定义,使饲料原料的种类更加清晰,防止饲料企业混淆饲料原料的概念,有利于市场优胜劣汰。第三,标签内容清晰明了,有利于传统农民选择饲料企业和产品,更有利于饲料在养殖过程中的科学合理使用。

从饲料消耗来看,养猪业对配合饲料的依赖度约为75%,禽业对配合饲料的依赖度超过90%。2014年牲畜生产能力的下调将直接影响饲料市场需求。根据农业部前10个月的监测数据,国内饲料总产量同比下降4.4%,其中猪饲料同比下降3.3%,肉禽饲料同比下降5.8%。经过近五年的快速增长,饲料生产近年来进入了调整期。饲料工业进入了依靠创新寻找新增长点、转型升级的新的正常发展时期。

二。原料价格飙升对饲料生产的影响

2014年饲料原料市场波动较大,蛋氨酸、鱼粉和玉米分别飙升250%、68%和15%。在畜禽价格低廉的市场环境下,这无疑是雪上加霜,企业的成本压力越来越大。然而,豆粕、棉籽粕和菜籽粕在上半年也出现短期增长,进入下半年后逐渐放缓。

影响分析:展望2015年和未来,原料成本的压力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仍将是饲料企业发展的桎梏。

秘鲁的超级鱼粉从2014年的9500元/吨上升到 ~ 元/吨,因为秘鲁关闭了捕鱼季节,导致供应紧张。根据最新消息,秘鲁的鱼粉在2015年1月达到约25,000吨,这可能缓解国内鱼粉供应的紧张局势。然而,秘鲁新的捕鱼季节可能会在2015年4月发布,整个上半年进口鱼粉的供应可能会吃紧,优质鱼粉的供需矛盾更加突出。蛋氨酸供应的短缺是由于重庆紫光的关闭和几个国外领先蛋氨酸企业的大修造成的,也是蛋氨酸制造商、各级贸易商和大型饲料企业的推动。据观察,蛋氨酸生产能力仍然集中在少数寡头手中,全球蛋氨酸供应正在收紧。然而,这一层

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2014年6月30日宣布,截至2014年6月16日,国家出入境检验检疫机构在125.2万吨进口美国玉米及其产品中检测到MIR162转基因成分,所有这些转基因玉米均已返还。随着中美商贸联合委员会的召开,转机发生在12月22日,跨国种子公司先正达宣布其转基因玉米品种MIR162已经获得中国政府颁发的安全证书,可以正式出口到中国。

影响分析:美国MIR162转基因玉米退出的原因是该品种的转基因作物未经农业部批准,从而引发了MIR162转基因玉米和DDGS的退出浪潮。近年来,由于豆粕、棉籽粕和菜籽粕等蛋白质原料价格高,DDGS逐渐成为饲料原料的替代品。国内饲料市场对进口DDGS需求量大,进口利润有保障。2013年,DDGS国内进口达到400万吨,比2012年增长68%。目前,在饲料原料市场流通的DDGS更多来自进口,其中90%以上来自美国。

进口窗口的开放与第25届中美商贸联合委员会背后的推动有关。生物技术被包括在双方的技术合作中。根据对前几年进口情况的分析,2015年DDGS国内进口量将逐步恢复并再次加速。据估计,2014/15年度DDGS的进口可能达到近600万吨的高水平。

四。盐业体制改革为“添加剂氯化钠监管之争”带来解决方案2014年,中国部分省份饲料生产企业使用的氯化钠被当地盐业管理部门没收,引发了饲料添加剂氯化钠监管之争。年底,国家发改委主任办公会议初步批准了即将出台的盐业体制改革计划,为解决当前添加剂氯化钠监管混乱带来曙光。

影响分析:饲料添加剂氯化钠监管之争的矛盾根源在于两部法律和两套国家标准对“盐或氯化钠”的模糊判断。国务院发布的《食盐专营管理办法》和《饲料和饲料添加剂管理条例》两个行政法规具有同等法律效力。一些地方盐业部门将饲料添加剂氯化钠纳入食盐的专属范围,导致地方盐业管理部门和地方农业部门在监管法律主体上发生纠纷,使陷入困境的饲料企业陷入尴尬境地。

盐业体制改革计划的核心内容是从2016年起取消盐业垄断,放开所有盐产品价格,完全按照2017年起的新计划实施盐业,这意味着饲料添加剂氯化钠监督权的争议有望得到彻底解决。

由于特许经营权要到2016年才会取消,从现在开始,盐业改革的正式实施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一些地方盐业管理部门仍因部门利益而干扰饲料企业的正常生产经营。因此,饲料企业应首先获得当地饲料行政主管部门的支持。同时,建议饲料管理部门积极协调,维护企业合法权益和行业正常生产发展。

5。预混料电子商务模式“试水”需要在观望的基础上开发。

2014年,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营销将开始在饲料行业的预混料环节测试水。这些探险者大多是具有一定质量和物流优势的中小企业,如东丽科技、江苏渊源中汇和北京石川饲料。直到在国内饲料行业有一定影响力的辽宁鹤峰畜牧业也在2014年进入电子商务领域,引起业界更多关注。据了解,辽宁鹤峰推出的在线预混料品牌是“维尔豪”,预混料产品只能通过互联网等在线工具销售

对中小企业来说,如果它们在产品和物流方面有一定优势,电子商务可能会宣传多于为自己完成交易,甚至推动其他产品的销售,这是有益无害的。一旦时机成熟,企业也将领先一步。尤其是在预混料产品中,网上销售肯定会产生合理的利润率,这也是对育种者的吸引力。最终,需要时间和市场来检验预混料电子商务的发展趋势。

(雪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