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穿戴支付来了:能否干掉二维码?

国内新闻 浏览(1486)

移动支付已经叫嚣多年,现在NFC模块已经成为高端手机的标准,但实际应用情况并不乐观。相反,二维码已经逐渐成为中国的主流支付方式。

总体情况似乎已经解决,但随着可穿戴设备的兴起,移动支付似乎有了新的变数。

一些可穿戴设备制造商发现解决他们手腕上的支付问题可能是个好主意。对于可穿戴设备来说,高度依赖网络的二维码可能不是非屏幕甚至小屏幕设备的最佳解决方案。业内人士告诉网易科技,如果可穿戴设备加入NFC支付,在安全性和便利性方面将有很大的想象空间。

事实上,最近发布的苹果手表和颚骨UP4都增加了NFC支付功能。

但是,由于支付协议等因素,国外厂商主导的可穿戴支付目前还没有进入国内市场。在中国,以手环和奇夏基手表为代表的可穿戴产品正试图通过与市政公共交通智能卡公司合作,切断公共交通地铁场景的线下支付,来讲述一个移动支付的新故事。

但是,如果你真的想下线,公交车和地铁只是开始,安全和便利可能不是决定性因素。为了更好地讲述可穿戴NFC的故事,我们必须最终比较离线插座的布局。

这才刚刚开始。

可穿戴支付从“丝”开始

事实上,在中国没有多少可穿戴设备具备移动支付功能。甚至与支付宝合作的mi band也只发挥了手机支付的功能,支付链接仍然在手机上。在可穿戴支付的真正意义上,刷手镯和握把夏基(grip Sharkey)等NFC支付产品仍然是主要产品。

对于这些制造商来说,离线支付的使用场景大多是小额支付。如何在这种情况下解决用户需求是一个迫切需要考虑的问题。

刷手镯的开发商凤凰云科技CEO陈康红表示,如果目标是使用小额零钱,就必须与一个相对平民的群体相匹配,这个群体主要依靠地铁和公共交通来工作和旅行,最好是通过一卡通服务。

根据“丝”人群的特点,凤凰云在定价上非常谨慎。据了解,手环刷的价格为168元,一系列手环发送活动也已经启动。陈康红表示,在制造第一代产品时,他不想从硬件中赚钱。他先以低价送出了“卡片”。甚至连刷过手镯的继承人也不应该超过300元。

值得一提的是,带刷握的耐磨产品不仅仅是插入不同形状卡片的东西。inWatch开发者inWatch首席执行官王晓斌表示,早在几年前,InWatch就已经将总线卡嵌入手表。仍有许多深圳制造商实现了这一步。刷公共交通卡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最重要的是,他们应该能够充值和查询卡,以满足这些群体的需求。

陈康宏表示,可穿戴支付的本质是开放在线和离线。尤其是在地铁价格上涨的时候,一卡通收费变得越来越频繁,这说明了在外线收费的重要性。

智能卡只是可穿戴支付的开始。这种产品通常的思维方式是在线收费,离线直接用信用卡支付,然后引入由一卡公司等合作伙伴提供的网络和协议支持。

在特定过程中,每个设备的本地帐户将与一个在线帐户相匹配。百度钱包用于刷洗,智能卡自己的支付工具用于抓取。用户将资金存入在线账户后,通过蓝牙等模块与本地芯片同步。刷手镯还表示,支付宝和微信将被引入充值链,以方便普通用户存钱。

从刷握的角度来看,首先尝试满足这部分“丝”用户的基本需求,并形成一定的用户粘性,然后扩展其他场景,这样离线支付就可以有后续的故事讲述。

赢得300毫秒,NFC具有固有优势。

但是,我们不要谈论离线渠道,选择NFC作为可穿戴设备的优势是什么

二维码的安全性确实是被多次批评的软肋。业内一些人士告诉网易科技,二维码可以任意合成,其安全性不能从外观来判断。如果在付款过程中扫描带有非法指令的二维码,很可能会泄露银行账户等重要信息。

不仅如此,叶欣还认为二维码支付只是一种妥协的解决方案。本质上,它不是真正的离线支付,而是在线导入的离线支付。在进口过程中,不仅存在安全问题,还存在便利性问题。

这个方便性问题主要在于代码的刷洗过程。在实际支付中,如果没有网络或信号环境差,二维码的支付将直接中断,用户将不得不支付现金继续支付过程。即使网络畅通,取出手机、解锁、进入应用程序、扫描代码、跳转到支付界面和输入密码的整个过程也需要一分钟到几分钟,这在某种程度上比现金支付更麻烦。

例如,在超市的情况下,由于网络不佳,用户不想占用柜台太长时间。毕竟,可能会有顾客在后面排队。如果你能像公共汽车卡一样一刷就能付款,用户体验将会大大提高。

刷卡需要多快?盖奇给出了300毫秒的答案。据了解,佳洁士的另一个重要身份是持卡人,他持有全国城市公共交通一卡通卡约30%的股份。叶欣说300毫秒是刷卡的时间要求,可穿戴支付也是如此。

然而,可穿戴支付声称解决了安全性和交易速度的问题,设备本身的耐用性很可能成为一个隐患。Sharkey的官方耐力被标记为11天,这在可穿戴设备中并不短,但在支付过程中仍然不可能切断电源。

与紧握不同,刷手镯有一个“被动方案”,即取下电池后仍然可以刷。陈康红表示,刷机方案将现金存入本地芯片而不是网络账户,是否通电不会影响支付本身。这在很大程度上保证了离线支付的稳定性。

安全、快速、断电支付,这是芯片级可穿戴支付的优势。但无论它能否普及,最重要的还是应用场景和离线渠道。毕竟,公共交通仍然是离线支付的一小部分。

可穿戴NFC,故事从线下开始。

ggv capital的投资经理于君早些时候告诉网易科技,原则上,芯片级离线支付实际上是通过在手镯上添加NFC的一种指令功能。这项技术并不困难,但困难在于看谁能收集线下的场景。

从北京智能卡官方网站来看,这种可穿戴支付所基于的智能卡本身已经扩展了许多线下网点,包括沃尔玛、京客隆、物美和伟都有智能卡POS机。然而,由于智能卡公司没有推广它,数千万个离线网点已经闲置了很长时间。

此外,“用户在超市和餐馆刷一张卡可能看起来很奇怪,但用可穿戴设备刷一张卡是不同的,这也可能看起来很时尚,”叶欣说,这也是他们想使用一张卡离线商店进行离线支付推广的一个重要原因。更重要的是,这种渠道不需要公司花费资源来扩张。

另一方面,Brush透露,除了使用现有的网点,Brush还计划与智能卡公司一起增加离线POS机。这种简单的POS机的成本不会很高,而且会在一些需要小额付款的商店推广。预计该计划将于年底正式生效。

除了一卡通网络本身,刷卡机还尝试使用银联的“快速支付”终端。

陈康红说,“银联闪付其实已经相当成熟了。这个国家有将近600万个终端。银联最初是为小额支付而设计的,但银联要求在使用快速支付时,必须从银行卡输入快速支付才能使用资金,使用起来太麻烦了。”

据了解,刷子想把钱变成快钱

然而,总的来说,这种可穿戴支付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国有企业和政策的应用场景和线下网点的扩张,国有企业愿意出售多少利息还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一些业内人士表示,芯片级离线支付,包括网络网点的努力,仍处于相对早期的阶段。这个市场很早,将来可能会有更多的玩家进入这个市场。目前,该方案确实解决了二维码支付的一些问题,但方案的成熟度仍有待证明,对国有银企的高度依赖不仅是其优势,也是其致命弱点。

离线场景的发展可能需要他们做更多的事情。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