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偷走的孩子们”:揭秘美国校园性交易案

国际新闻 浏览(1430)

Original Title:“被偷的孩子”:杂志报道揭露的美国校园性交易案例

当地时间2月11日,美国检察官指控劳伦斯学院一名学生的父亲敲诈勒索、强迫交易、强迫劳动、洗钱等。

劳伦斯雷,60岁,被指控在过去十年里虐待和勒索了许多劳伦斯学院的学生,并强迫至少一名学生从事卖淫。他自己从至少五名受害者那里获得了大约100万美元。

CBS报道截图。

根据《纽约时报》,曼哈顿联邦地方法院于当地时间2月12日下午对此案进行了听证。纽约南区检察官杰弗里伯曼(Geoffrey Berman)表示,劳伦斯雷(Lawrence Ray)“为了寻求经济利益,在心理和身体上虐待一些年轻男女”。

美国联邦调查局副局长威廉斯威尼(William sweeney)说,“在过去十年中,我们无法知道雷的受害者遭受了什么样的虐待,也无法预测这些事情在未来会对他们造成什么样的伤害。”“这些恶行让人愤怒。这让我非常生气。如果这不会让你生气,那么你就是一个无辜的人。”

劳伦斯雷否认所有指控。他将于2月26日再次出现。

纽约扬克斯的莎拉劳伦斯学院是美国的一所私立文科学院。这所学校最初是女子学院,后来改为男女同校。目前,学校大约有1700名学生。然而,在这样一个精英校园里,发生了如此骇人听闻的事件,网民们非常愤怒。

“劳伦斯学院被盗儿童”

该案件于2019年4月通过一篇杂志文章首次披露。

《纽约杂志》的《The Cut》于2019年4月28日发表了一篇名为《莎拉劳伦斯学院被偷走的孩子们》(莎拉劳伦斯的被盗孩子)的文章,向劳伦斯学院的学生详细报道了劳伦斯雷的恶行。

The Cut报道截图。

剪切报告截图。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这篇文章的作者之一、2014年毕业于劳伦斯学院的埃兹拉马库斯说,他从2018年6月开始调查此事,因为网上流传着与雷有关的谣言。在接下来的10个月里,马库斯和另一位校友詹姆斯沃尔什写了这篇文章。

Marcus说自从文章发表后,他一直与调查部门保持联系,但是从那以后他没有收到任何反馈。直到11日上午,他们才收到回复。劳伦斯雷同一天在新泽西被捕,面临包括强迫交易在内的多项指控。

纽约南区检察官伯曼12日证实,警方已经因为马库斯的文章展开了调查。伯曼说,调查人员前一天拿到了搜查令,发现了色情照片、视频和相关日志,这些都是雷强迫受害者在他家拿走的。然后他们逮捕了雷。

检察官还表示,他们已经采访了17名证人,并发出了100多份传票,以获取雷的电子邮件和财务信息。

用“心理疗法”来控制学生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雷的恶行始于2010年。

 《纽约时报》 报道截图。

《纽约时报》报告截图。

2010年底,刚刚出狱的劳伦斯雷搬进了他女儿在劳伦斯学院的宿舍。在那里,他把自己描绘成一个好父亲,他的女儿也向她的朋友介绍说,他的父亲是一个“敢于说出真相的人”。

不久之后,雷开始为女儿的问题同学和朋友实施所谓的“心理治疗”。在治疗过程中,他了解了学生生活的细节和他们面临的心理斗争,并利用这些来疏远一些学生和他们的父母,让他们相信他们有麻烦了,需要他的帮助。

在获得学生们的信任后,雷强迫学生们承认他们没有犯下的罪行,比如毁坏他的财产、伤害他等。通过威胁、身体暴力、身体侮辱等。向对方勒索钱财。最后,一些学生用父母的存款和信用贷款支付给雷。

检察官称,雷还强迫至少一名学生卖淫,并从她那里获得了50多万美元。他还强迫几名学生在他亲戚北卡罗莱纳州的家里做无薪工作,以支付“欠”给他的钱。总的来说,他向至少五名受害者勒索了100多万美元。

检察官伯曼说雷在许多受害者还是青少年的时候就控制了他们。雷最早的受害者是他女儿的大学室友。

男性父母如何在他们女儿的宿舍生活?

根据《纽约时报》,劳伦斯雷的背景并不简单。劳伦斯雷早年与一些政治家和高级军官有过接触。他也是前纽约州警察局长伯纳德科尤克的伴郎,当科尤克被指控腐败和其他罪行时,雷与检察官合作。

此外,雷在1997年为前纽约市长鲁迪朱利安尼和前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安排了一次市政会议。他还声称曾在科索沃的一家美国情报机构工作。

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劳伦斯雷在2010年被释放之前,因监护权纠纷和其他问题被监禁。

事实上,这件事最让网民惊讶的是,一位有犯罪记录的男性家长能够住在他女儿的女生宿舍里。

US News截图。

US News截图。

作为回应,劳伦斯学院院长克里斯特尔贾德(Cristle Judd)12日晚发表声明,称这可能是因为本案所涉及的学生宿舍是一个有独立出入口的排房,其他学生并不知道劳伦斯雷住在宿舍里。贾德说,在事件发生时,学校没有收到劳伦斯雷住在宿舍的任何报告,也没有收到劳伦斯雷涉嫌犯罪的任何指控。

劳伦斯学院还表示,《纽约杂志》发表文章后,他们进行了内部调查,但“没有发现这些指控”。

文/谢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