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0人的抗疫日记,记录2月6日那一天的真情和真相

国际新闻 浏览(1787)

新皇冠肺炎疫情的蔓延影响了几乎所有人的日常生活,甚至改变了人们的生活轨迹。

当流行病肆虐时,他曾经创造了《我的诗篇》的团队大象记录。他想拿起相机,到全国各地拍摄当前的情况,记录,见证和用图像的力量处理危机。然而,目前必须遵守防疫条例。纪录片《浮生一日》鼓舞了他们,当他们担心和不愿意的时候。

2010年7月24日,视频网站YouTube邀请世界各地的网民用摄像机记录下他们一天的生活琐事和简单问题的答案。在由纪录片导演凯文麦克唐纳构思和处理之后,纪录片《浮生一日》完成了。这些日常生活的片段汇集在一起,给世界各地的观众带来了共鸣和情感。

 《余生一日》 前后吸引了近5000人参与拍摄,收到超过3000份素材。

受《浮生一日》的启发,大象唱片公司决定给所有有心录制的人打电话。2月9日,他们拿起手机、相机或摄像机,单独或与家人、爱人和同事一起拍摄生活照片,并共同完成了一部全景纪录片《扫描中国》,观察疫情下的生活状况。

这部纪录片被命名为《余生一日》。我余生的一天,也就是关于我的一天,也是需要珍惜的余生。这是一部关于普通人的非凡纪录片,摄影师和记录者也是普通人。这个特别项目吸引了近5000人参加拍摄,并收到了3000多份材料。

目前,《余生一日》已经进入后期制作。资料收集后,后期团队根据记录员提供的资料所占用的具体时间,将不同地区、不同职业、不同情况的人的生活片段筛选编辑成一个时间结构,形成一个中文视觉日记,记录疫情下的喜怒哀乐。预计《余生一日》将于3月在优酷网正式推出。总规划师兼主任秦晓宇希望这项工作能安慰那些在流行病中死去的人,也能给活着的人带来安慰、感动和灵感。

目前, 《余生一日》 已经进入后期制作,预计将于3月在优酷正式上线。

National Records

不同于过去的大多数纪录片。《余生一日》将拍摄权授予参与者,导演团队只是组织者和组织者。在秦晓宇看来,国家记录的方法可以最大限度地避免摄制组模式的主观性和局限性,实现真正的全景记录。每个人都可以成为时代的记录者,每个人的表达都更接近真理和真理。在这个合作作品中,内容是核心,最感人、最有价值的是那些能够表达真实情感和真理的作品。

这些天,已故的团队正在紧张地梳理收集到的大量杂乱的材料。对秦晓宇来说,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材料是一笔财富。每个打开的文件夹可能会带来意想不到的触动。这样平凡的一天有着最日常的生活场景和最简单的情感。由于非常时期,这些生命变得不寻常。每个人都在试图呈现一个现实。

许多人记录了他们在家里的日常防疫和他们在家里与世隔绝的生活。例如,一个人洗了个澡,独自做饭,在一次长假中瘦了十多磅。其他人去了乡下,录下了田间的广播:“在这件事上,每个人都做得很好。每天都是春节。如果做得不好,这就是最后一个春节了。”

有些人还拍了曾经挤满人的地方的照片。过去的风景不再一样了。城市中最繁荣的地区已经变得空无一人。他们向镜头表达了他们的焦虑和悲伤。也有一些病人和医务工作者记录了他们的工作和休养。一名4或5岁的病人康复出院。医生们全副武装:“这孩子戴着一个小面具,非常好奇,东张西望,但精神状态很好。”秦晓宇说。

还有许多来自武汉的照片,关于孩子的出生,飞机在夜间的降落和轰鸣,防疫物资的紧急运输,医生从全国各地被隔离到前线和收容所医院,以及普通人在家里的生活。一位从宁夏来到湖北的医生讲述了他内心对病毒的恐惧和恐惧,以及他对亲人的强烈思念。一个女孩表达了她的恐惧和悲伤。在此期间,像大多数中国人一样,她每天做的第一件事

这些图像来自不同的设备,其中一些技术上不完善,需要以后调整。在秦晓宇看来,最重要的是这些记录是基于真实的感受,并且尽可能接近事实。导演、编辑和后来的团队面临着大量不同格式的混杂材料,这意味着大量的转码要求,他们也需要单独归档,最终浓缩成一个有机的整体。

时间紧迫。加工这些材料不容易。他们希望在更短的时间内完成这项工作。秦晓宇说:“我们希望它能尽快完成,给每个人带来一些感动、一些力量和一些启示,并作为一部纪录片提供一点帮助来度过这场流行病。”

在秦晓宇看来,如果这个全景真实的记录能够展现和理解个人生活,并有更宏观的社会反映和表达,那将是一部真正带给人们思考和情感触动的电影。在这种流行的情况下,太多的谣言使得辨别真假变得困难,所以呈现自己的真相是迫切而重要的。“追求尽可能多的真理,合在一起,就是所谓的真理,将成为历史的见证力量、力量。让未来的人们看到中国人民在疫情下的喜怒哀乐。”

"灾难本身没有任何好处。我们不想以此为代价获得任何东西。如果有收获,我想那就是给那些不会说话的人留下记忆,给那些存在过的人留下印记,留下真正的意义。灾难也能给我们足够的教训。在这场战斗之后,我们的生活和观念将会发生怎样的变化?”秦晓宇告诉第一财经。

在秦晓宇看来,在这个时代,说真话和追求真理是如此重要。加缪在《鼠疫》中写道:“这一切都没有英雄主义。这只是一个诚实的问题。战胜瘟疫的唯一方法就是诚实。”

纪录片自然会寻求真相,这可以帮助人们消除恐惧。秦晓宇记得已故诗人马琰在汶川地震中说过一句话:“恐惧不应该存在。事实上,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真正值得害怕的。”秦晓宇观察到,人们需要并肩作战,相互依赖。恐惧大大扩大了人们的心理距离。“我们在其中受苦。我们此时需要解决的不是恐惧的对象,而是恐惧本身。”

在秦晓宇看来,人与人之间关系破裂的破坏性后果大于流行病预防本身:“我不是说不要做科学的流行病预防,但那种过度敏感和过度反应更像是一场瘟疫。”

在秦晓宇的想象中,《余生一日》的最终呈现将是一个平凡的日子,一个灾难的日子,一个重生的日子。“因为我们所有人都在共同抗击这种流行病,用各种方法抗击这种奇怪、狡猾和高度传染性的疾病,希望尽快恢复我们的生活秩序,尽快从这场灾难中重生。”

-